偷看老婆的LINE發現老婆外遇!能做為證據嗎?

台中市陳姓人妻與網友發生外遇,老公在偷看老婆LINE時發現老婆外遇,LINE中有「到後面你一直叫我的時候我就很興奮啊就想繼續」、「然後水就越來越多我就想一直加速」、「越叫越大聲妳水就越多好像要噴出來一樣」…等鹹濕內容;

人妻主張丈夫未經她同意而違法取得的內容不得作為證物,但台中地院法官認為陳妻老公的偷看行為尚不違反比例原則,仍得採為民事訴訟判斷上之證據使用。

全案審結判決陳妻與邱姓小王已侵害配偶權,判處應連帶給付原告新臺幣30萬元。

判決書指出,陳姓人妻的丈夫於109年發現妻子沉迷於線上遊戲,於110年1月14日至同年2月2日間意外發現妻子與邱姓網友間有下述LINE對話:「到後面你一直叫我的時候我就很興奮啊就想繼續」、「然後水就越來越多我就想一直加速」、「越叫越大聲妳水就越多好像要噴出來一樣」、「就一直動一直撞大力點呀」、「每次做完都還沒軟都想繼續塞進去了」、「喜歡邊做邊跟妳說話」、「老婆好像也比較興奮」、「既然都說就這樣了辦一辦了」、「只是我們要去買套套不然會滿出來」、「不然這麼多天會直接射到子宮裡面」、「頂到底射進去直接懷孕」等語,致使陳姓人妻丈夫精神痛苦而對2人提告侵害配偶權。

陳姓人妻在法庭上答辯,指其丈夫未經她同意,趁她熟睡之際私自翻閱手機並錄影,取得她與他人間之對話內容,實已涉嫌妨害秘密罪,而該違法取得之證物,應無證據能力。

台中地院法官指出,民事訴訟與刑事訴訟之立法目的尚有不同,且民事訴訟法並未如同刑事訴訟法就證據能力定有規定,是就違法蒐集所得之證據,在民事訴訟上有無證據能力?尚乏明文規範,自應權衡民事訴訟之目的及上述法理,從發現真實與促進訴訟之必要性、違法取得證據所侵害法益之輕重、及防止誘發違法蒐集證據之利益(即預防理論)等綜合衡量,不可一概否認其證據能力。

法官進一歩指出,法院審酌婚姻係以夫妻之共同生活為其目的,配偶間應互相協力及保持共同生活之圓滿,夫妻雙方應互負忠誠之義務,為法律所保護之法益,夫妻是否違反該義務,涉及夫妻各自生活上之隱私,此項隱私權在夫妻互負忠誠之義務下應有所退讓。

準此,法官認為原告偷看妻子手機的行為尚不違反比例原則,仍得採為民事訴訟判斷上之證據使用。全案於本8月12日判決,認定陳妻與邱姓小王已侵害配偶權,判決應連帶給付原告新臺幣30萬元。

Detective, 大陸, 定位, 外遇, 徵信社, 私家偵探, 侵害配偶權, 剩餘財產分配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