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承接大陸外遇調查及各種案件委託蒐證(隔離政策不定時更新)

【11/11更新】好消息!即日起入境大陸隔離調整為5+3天;登機前48小時內核酸檢測調整為1次;入境大陸陽性判定標準調整為Ct值<35;入境隔離完成後,目的地不用再隔離。 這次真的是大大縮短了時間及金錢,最新相關隔離住宿費用更新如下所示,如案件委託時間上有急迫需求的請及早來電預約諮詢、及早規劃討論、及早準備、及早安排調查人員Stand by整理器材出發。 入境大陸防疫隔離說明:須遵守大陸的防疫政策,出入境須提供48小時內1次陰性檢測證明、配合防疫政策進行隔離,並視當下入境機場及各省市的防疫政策及時應對。 調查服務範圍: 提供在大陸的各種調查、大陸外遇調查、大陸行蹤蒐證、婚姻侵權調查、大陸查址找人、大陸商業調查、商標侵權調查、大陸個人/員工日常生活紀錄、關係破壞、大陸找人、債務尋人、大陸各種資訊調查、大陸各種私人調查、各種疑難雜症…等。 費用報價範圍: (主要案件費用+因檢疫及防疫隔離產生之費用) #1:主要案件費用 來電諮詢 討論案件相關細節及碰面檢視資料提供清單後予以報價,確認案件調查執行、蒐證要點後簽約付款, 須先支付2/3主要案件費用,尾款於該案件結案時給付。 主案件費用不會有固定價格或大概價格,因每個案件情況不同,所需的人力、心力與經費成本也不同,包括所在省市、目的地城市當下疫情風險等級(中、高)、案件耗費或調查時間、委託人提供資料的詳細度(參考 《調查大陸外遇或委託蒐證需提供之資料》 )、案件調查的難易度、所需人力技術、「入境隔離期間」調查人員薪資、工具、器材的成本…等,這些因素都會影響報價。 #冒著染疫風險、用生命去幫您解決問題, 加上現在大陸依然需要隔離、機票也難買, 去一趟來回含隔離(入境大陸隔離)天數估計需要一個月時間內,視當下大陸防疫政策及案件執行程度決定,待在大陸每一天都會產生費用,以當下大陸疫情現況承接調查委託、安排調查人員出發, 主案件的費用報價肯定不低,請理解 。 #2:因檢疫及防疫隔離產生之費用 無一定單價金額、以入境機場及案件目的地城市當地檢疫政策規定為準,視各省市檢疫規定隨時修改,細項1~3如下請仔細詳閱:(須支付估算費用全額、實報實銷、多退少補) 1.防疫隔離住宿費用▼ ※大陸:北京、上海、廈門、成都、澳門 (註) 每人每日防疫隔離住宿費用$380~1000人民幣左右,酒店由防疫單位安排無法挑,多退少補、實報實銷(預設入境城

刑事、民事互不拘束 多數法官認定配偶權

駱姓女獸醫被控偷吃蔡姓人夫,駱女以通姦已除罪,配偶權不存在為由拒絕賠償,卻被法官打臉,且多數法官認為,通姦固然除罪,但大法官解釋理由書卻未否定「配偶權」的存在,並要第三者賠償。 大法官(憲法法庭)前年五月廿九日做出第七九一號解釋,宣告「通姦罪」除罪,導致諸多第三者後來都以元配沒有配偶權為由,拒絕賠償。 雖然台北地院法官吳佳樺、澎湖地院法官陳立祥仍認定,配偶權在釋憲後已非憲法保障的權利,因此判元配敗訴。 但多數法官在判決書中提到,大法官指的是,夫妻其中一方違反忠誠義務時,國家若透過「刑罰」方式介入,有違比例原則,但並未否認配偶權的存在,況且,釋字第五五二號、第七一二號也分別說明「一夫一妻婚姻制度係為維護配偶間之人格倫理關係,實現男女平等原則,及維持社會秩序,應受憲法保障。」、「婚姻與家庭為社會形成與發展之基礎,受憲法制度性保障」等語。 多數法官更提到,這代表大法官肯定婚姻制度,配偶權也應受到憲法保障。 此外,部分法官也在判決書中強調,刑事、民事互不拘束,且民法第一九五條第一、第三項都規定必須保障人格權,尤其第三項規定「不法侵害他人基於父、母、子、女或配偶關係的身分法益而情節重大者,準用之」,明確將配偶權明文化,予以保障。 Detective, 大陸, 定位, 外遇, 徵信社, 私家偵探, 侵害配偶權, 剩餘財產分配

人夫帶小三汽旅開房間、車震,法官認同正宮裝GPS追蹤器、放錄音筆

林妻在車上放錄音筆、裝GPS追蹤器,發現老公和黃女外遇,法院認有證據力。 台中林姓人夫和黃姓小三交往,面對妻質問一概否認,林的妻子就就在車上放錄音筆、裝GPS追蹤器,蒐集到2人車震、赴汽旅開房間證據,雖林黃抗辯隱私權遭侵害,但法院審酌,林妻雖侵害隱私,但蒐證時間不長,權衡妨害婚姻舉證不易等,仍認有證據力,判2人應給付林妻30萬元,可上訴。 林的妻子主張,黃女明知林男已婚有家室,她去年9月起在先生手機LINE對話發現2人各以老婆、老公相稱,還有多張出遊照片、一同去台南溫泉會館紀錄,由於老公常常私自外出旅宿、夜歸,她合理懷疑對方侵害她配偶權。 林妻表示,自己今年3月起至4月清明連假期間,在他們夫妻共同使用的汽車內放置錄音筆、裝GPS追蹤器,果真發現先生和黃女交往,今年3月還上汽車旅館性交並且在車內車震,4月又去台南、高雄旅遊入住汽車旅館,因此對林男、黃女提告求償精神撫慰金100萬元。 林男、黃女抗辯稱,林妻沒有獲得同意就在車內放錄音筆、裝GPS追蹤器,已經侵害他們隱私,主張取得的證據違反比例原則,應排除其證據力;而就算有證據力,林和妻子2016年起就感情不睦,多次離婚協議,認為林妻求償金額過高。 法院指出,憲法第12條明文保障人民有秘密通訊自由,但訴訟權保障與隱私權保護兩者時有衝突,而民事訴訟程序中,因兩造處於公平地位,同在法院面前針對個人權利攻防,證據取得或提出原則上無不對等,針對民事訴訟程序違法取得證據的可利用性,自應綜合比較衡量。 法院說,妨害他人婚姻行為多屬隱密為之,被害人舉證極度不易,且往往涉及隱私,加上民事訴訟原則需由告訴人舉證,所以不法行為人的隱私權、被害人的訴訟權發生衝突時,需合併審酌。 法院查,林妻發現老公LINE對話曖昧經質問林男仍否認,林妻這才放錄音筆、裝GPS追蹤器,其並非長期置放、GPS追蹤器也非精準,只能大概得知位置。 法院審酌,林妻雖侵害老公隱私,但蒐證時間不長,取得方式為秘密,對象僅先生、黃女,基於利益權衡原則,仍認林妻以錄音筆、GPS追蹤器取得證據有證據力,認定林男、黃女侵害其配偶權,判2人應給付林的妻子30萬元。 Detective, 大陸, 定位, 外遇, 徵信社, 私家偵探, 侵害配偶權, 剩餘財產分配

偷看老婆的LINE發現老婆外遇!能做為證據嗎?

台中市陳姓人妻與網友發生外遇,老公在偷看老婆LINE時發現老婆外遇,LINE中有「到後面你一直叫我的時候我就很興奮啊就想繼續」、「然後水就越來越多我就想一直加速」、「越叫越大聲妳水就越多好像要噴出來一樣」…等鹹濕內容; 人妻主張丈夫未經她同意而違法取得的內容不得作為證物,但台中地院法官認為陳妻老公的偷看行為尚不違反比例原則,仍得採為民事訴訟判斷上之證據使用。 全案審結判決陳妻與邱姓小王已侵害配偶權,判處應連帶給付原告新臺幣30萬元。 判決書指出,陳姓人妻的丈夫於109年發現妻子沉迷於線上遊戲,於110年1月14日至同年2月2日間意外發現妻子與邱姓網友間有下述LINE對話:「到後面你一直叫我的時候我就很興奮啊就想繼續」、「然後水就越來越多我就想一直加速」、「越叫越大聲妳水就越多好像要噴出來一樣」、「就一直動一直撞大力點呀」、「每次做完都還沒軟都想繼續塞進去了」、「喜歡邊做邊跟妳說話」、「老婆好像也比較興奮」、「既然都說就這樣了辦一辦了」、「只是我們要去買套套不然會滿出來」、「不然這麼多天會直接射到子宮裡面」、「頂到底射進去直接懷孕」等語,致使陳姓人妻丈夫精神痛苦而對2人提告侵害配偶權。 陳姓人妻在法庭上答辯,指其丈夫未經她同意,趁她熟睡之際私自翻閱手機並錄影,取得她與他人間之對話內容,實已涉嫌妨害秘密罪,而該違法取得之證物,應無證據能力。 台中地院法官指出,民事訴訟與刑事訴訟之立法目的尚有不同,且民事訴訟法並未如同刑事訴訟法就證據能力定有規定,是就違法蒐集所得之證據,在民事訴訟上有無證據能力?尚乏明文規範,自應權衡民事訴訟之目的及上述法理,從發現真實與促進訴訟之必要性、違法取得證據所侵害法益之輕重、及防止誘發違法蒐集證據之利益(即預防理論)等綜合衡量,不可一概否認其證據能力。 法官進一歩指出,法院審酌婚姻係以夫妻之共同生活為其目的,配偶間應互相協力及保持共同生活之圓滿,夫妻雙方應互負忠誠之義務,為法律所保護之法益,夫妻是否違反該義務,涉及夫妻各自生活上之隱私,此項隱私權在夫妻互負忠誠之義務下應有所退讓。 準此,法官認為原告偷看妻子手機的行為尚不違反比例原則,仍得採為民事訴訟判斷上之證據使用。全案於本8月12日判決,認定陳妻與邱姓小王已侵害配偶權,判決應連帶給付原告新臺幣30萬元。 Detective, 大陸, 定位, 外遇, 徵信社, 私家偵探, 侵害配偶權, 剩餘

「有責配偶不得訴請離婚」聲請釋憲,憲法法庭11/15進行辯論

民法規定,婚姻發生破裂時,僅責任較輕的一方得向責任較重的一方請求離婚,有法官及民眾認為限制憲法保障的婚姻自由,聲請釋憲。憲法法庭訂於11月15日進行言詞辯論。 民法第1052條第2項但書規定,夫妻重大事由,難以維持婚姻者,夫妻之一方得請求離婚。「但其事由應由夫妻之一方負責者,僅他方得請求離婚。」 法界人士指出,民法採消極破綻主義,婚姻發生破綻時,僅責任較輕或沒有責任的一方得向責任較重的一方訴求離婚。舉例來說,如果丈夫有外遇,只有妻子可以向法院訴請離婚,丈夫則不行。 高雄少年及家事法院法官朱政坤曾經在1件離婚判決中寫給8歲小孩「父母離婚不是你的錯」引起討論,朱政坤另審理3件離婚官司,認為民法第1052條第2項但書規定有違憲之虞,裁定停止審理後聲請釋憲。 另有民眾也主張,民法第1052條第2項但書規定,不法侵害聲請人受憲法第22條保障之離婚自主權,有牴觸憲法第7條及第23條疑義,在訴訟確定後聲請解釋案。 憲法法庭受理案件後,民眾日前具狀撤回聲請,憲法法庭裁定准許,合併其他案件訂於11月15日上午9時30分進行言詞辯論。 Detective, 大陸, 定位, 外遇, 徵信社, 私家偵探, 侵害配偶權, 剩餘財產分配

小三告大老婆偷錄私人對話求償百萬 法官判大老婆免賠

北市1位妻子懷疑丈夫有外遇,在自己車內放錄音筆蒐證,果然錄到丈夫溫馨接送1名女同事的曖昧對話,她怒告對方侵害配偶權,卻遭小三反控偷錄音商業機密對話並侵犯隱私、索賠100萬元;台北地院審理認為,法令沒禁止不能在自己名下車內錄音,小三未經同意坐進大老婆的座駕怎能提告,判妻子全部免賠,可上訴。 本案妻子是在2019年間察覺丈夫舉止有異、疑心外頭有女人,在自己名下車內放錄音筆蒐證,錄到同年11月間,丈夫溫馨接送同1名女同事的曖昧對話,妻子跟丈夫攤牌,被丈夫指控涉犯偷錄音等罪嫌,雙方和解後,丈夫撤告,她告小三求償,遭小三反告妨害秘密但不起訴後,小三再對她提起本件求償。 小三堅稱只是搭男同事便車,指控大老婆在車內藏放錄音設備偷錄音,且她向男同事取得的遭偷錄錄音顯示,2段檔案各長達2小時,內容除了她在隱私空間的對話,更涉及「公司機密策略」,害她長期飽受精神壓力、影響睡眠,對工作常懷憂慮、影響工作表現,承受足以動搖職涯的巨大精神傷害痛苦,要求大老婆賠償精神慰撫100萬元。 妻子強調當時這輛車已買6年,期間她幾乎天天坐這輛車上下班、接送小孩,她不認識對方、不知道對方怎會坐上這輛車,對方的個人隱私或公司機密策略,對她而言毫無意義,她也沒把錄音檔案外流,而且對方憑什麼過問她在自己車內放什麼東西。 至於為何錄音,妻子堅稱不是偷錄,而是為了學語言和公司開會等需求,買1支錄音筆備用但經常遺落在車內,「不知為何就發現有莫名錄音檔案2個」,聽到內容是男女模糊交談,她才驚覺丈夫聲稱早上開會、晚上洽公都是謊言,但丈夫不承認外遇,還開這輛車載小三來跟她談判,她不堪如此被挑釁,2020年已跟丈夫離婚。 大老婆批小三為何無數次搭這輛車上下班、為何自稱恐懼卻又一直搭乘他人資產。妻子表示遭丈夫背叛後,持續接受精神科治療,小三卻一再濫用司法資源興訟、羅織罪名企圖構陷她,甚至脅迫要讓她丟工作,目的是要影響她告對方求償的訴訟,壓迫已成為單親媽媽的她。 法官查明小三提告舉出的2段錄音檔案,是大老婆前夫所給,錄音地點在登記於大老婆名下的車內,無論大老婆是偷錄還是莫名錄到,法令並沒禁止任何人在自己的車內用錄音器材錄音,縱然侵犯乘客隱私權,但本案原告並沒得到妻子同意使用這輛車,妻子也沒外流錄音檔案故意損害原告權利,據此判決妻子全部免賠,可上訴。 Detective, 大陸, 定位, 外遇, 徵信社, 私家偵探, 侵害配偶權

大老闆簽切結不再外遇!偷吃十三次被抓包 判賠老婆一千萬

一名光電業公司黃姓負責人外遇被老婆發現,黃男為了婚姻,雙方簽下協議書承諾不再外遇,否則要賠1000萬元給老婆,怎料,黃男再度與另名女子上床13次被抓包,黃男妻子提告依約求償,黃男辯稱自己是去旅館唱歌、緩解焦慮症,法官拒絕採信,判處黃男應賠償黃妻1千萬元,全案還可上訴。 黃男在2020年與一名蔣姓酒店小姐開房間,隨後遺失信用卡,被發現遭蔣女盜刷,原本怕老婆知道選擇不提告,但檢察官還是依公訴罪起訴蔣女,黃男老婆得知先生外遇後,在2021年7月2日與先生簽下協議書,要求黃男不能再有不忠行為,包括與異性在旅館開房間幽會、車內或任何場所幽會,否則願付1000萬元的賠償金。 怎料,黃男沒有信守承諾,持續與其他女子保持外遇關係,直到同年11月5日為止,總計上床13次,黃男妻子深感痛苦,提告依約索賠1000萬元。 不過,黃男否認偷吃,辯稱自己患有呼吸終止症、高血壓、心速過快等疾病,醫師建議唱歌有助於治療,2021年下半年疫情期間,許多場所並未開放,才會前往旅館唱歌;黃男強調,是因為愛老婆才表示願意付錢,認為自己行為違反約定,但是1000萬的違約金還是過高。 但黃男妻子提出證據,行車紀錄器畫面顯示,黃男與女性在車內談論露骨對話,包含「一段時間要爆發一下,跟精液一樣要洩洪」、「套子太緊了」、「我那個已經變大了」等。 北院認定,黃男確實再度外遇,加上黃男近3年來的財產總額均超過違約金數倍以上,故北院基於尊重夫妻依自由意識及平等地位所簽立的協議書,在黃男違約情況下,全額判准,要黃男賠償1000萬元。 Detective, 大陸, 定位, 外遇, 徵信社, 私家偵探, 侵害配偶權, 剩餘財產分配

男醫外遇人妻被告侵害配偶權求償,請求隱匿裁判書內個資,遭駁回聲請

高姓男醫師外遇已婚林女被告,但他否認;還在法院言詞辯論終結後,請求法院遮隱他的個資,台北地院認定他侵害配偶權,判賠林女丈夫30萬元,也特別在判決書內強調,本案並不符合裁判書不得公開情形,拒絕他的請求。 承審本案的法官透過判決書說明,高男雖主張以政府資訊公開法規定,法院若公開他的姓名資料,會侵害個人隱私自由,聲請遮隱。 公開裁判書及裁判書內的人名均為法定原則,意義在於人民有知的權利,且公開裁判書能有效監督司法審判,讓司法受到全民監督及公評,同時有利於學術研究,符合政府資訊公開法中「對公益有必要」之情形。 這件外遇求償案,並不屬於智慧財產法院組織法、少年事件處理法、性侵害犯罪防治法、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人口販運防制法、家庭暴力防治法、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性騷擾防治法等,需要受到一定限制的事件,因此,並不符合裁判書不得公開情形,駁回高男聲請。 判決指這對夫妻2014年5月26日結婚,然而,高男明知林女尚有配偶,仍介入家庭,兩人還互傳生殖器私密照片取悅對方,造成丈夫精神痛苦也害夫妻離婚,高男被林女丈夫求償100萬元。 但高男自稱不知林女已婚,兩人更未發生性行為,至於微信內的情色對話,單純是他工作壓力大、逞口舌之快才會傳送,也只是他的「幻想」,實際上兩人並不熟識,拒絕賠償。 法官發現,高男不但透過微信主動關心林女婚姻狀況,為了約林女外出看夜景,同時為防林女丈夫懷疑,事先小心翼翼安排行程,代表高男確實知道林女已婚。 況且,兩人微信對話更顯示高男關心林女是否有性生活,高男問:「妳自己是不是也很喜歡上次被我插進去的感覺」,並追問林女喜歡哪種體位如「背後位?」「女上男下?」,高男還說:「男上女下能夠插的最深入」、「妳很愛在我身上搖耶」。 法官認定,高男、林女均侵害配偶權,要賠償丈夫共60萬元,只是林女未被告應扣除,判高男賠償30萬元。 香港, 台灣, Taiwan, Detective, 大陸, 中國, 法律, 新加坡, 婚姻, 定位, 馬來西亞, 調查, 外遇, 徵信社, 私家偵探, 侵害配偶權, 蒐證, 夫妻剩餘財產分配

判小三免賠不承認配偶權 被撤銷判決發回更審

大法官宣告通姦罪違憲後,陳姓婦人向介入婚姻的洪姓小三提告民事侵害配偶權求償八十萬元。 台北地方法院法官吳佳樺去年依大法官解釋認定憲法重視個人性自主決定權,不承認配偶權存在,駁回元配陳婦的請求,引起各界討論; 案件上訴,台灣高等法院以言詞辯論通知書未合法送達洪女,程序有瑕疵,撤銷一審判決發回更審,技巧地迴避配偶權爭議性問題。 因一審已作實體判決,並非程序裁定駁回,二審廢棄發回一審重新審理後,依規定,北院將分案由不同法官審理。 法界分析,吳佳樺論點與實務界長期的主流見解不同,一般認為屬於「少數派」,但大法官這幾年常有過去的少數不同意見、如今成為主流的解釋,外界關注未來判決結果。 吳佳樺在判決中指出,根據大法官宣告刑法通姦罪違憲的釋字七九一號解釋,憲法過去強調保障婚姻家庭制度,如今變為重視獨立個體的性自主決定權。 她在判決中引述大法官解釋論點,指配偶是相互獨立自主的個體,不因婚姻忠誠義務,而能支配另一方的意志或自主決定,在憲法典範變遷脈絡下,不應承認配偶權存在,一審判洪女免賠。 吳佳樺的父親是大法官吳陳鐶,也是釋字七九一號解釋中唯一寫不同意見書,認為通姦罪合憲的大法官,釋憲後曾幽幽地說「 潘朵拉的盒子已經打開了 」,父女各自的觀點也引發熱議。 陳婦不服一審判決提上訴,高院由審判長王怡雯、受命法官王育珍、陪席法官呂綺珍組成的合議庭審理。 高院指出,一審審理時定去年十一月廿三日言詞辯論,向洪女屏東戶籍地址、新北市地址寄送通知書,但是兩地均無人受領,通知書寄存於派出所; 法院囑託兩地警局查訪,發現洪女已久未居住戶籍地,另新北市也僅是為子女就讀學區而暫時借遷入的地址,從未實際居住。 高院認為一審通知書未送洪女應收受的地址,不能以寄存派出所就當作合法送達,且洪女實際上也未收到通知書,認定一審送達有瑕疵,仍准一造辯論判決,訴訟程序不合法,陳婦也認為若送達瑕疵即違法。 判決指出,因洪女收受文書的地址不明,高院無從依民事訴訟法第四五一條第二項規定,詢問洪女是否同意自為裁判,為維護洪女的審級利益,判決廢棄發回北院更審。 大陸, 定位, 外遇, 徵信社, 婚外情, 私家偵探, 侵害配偶權, 剩餘財產分配

老公大陸外遇生兒子報戶口離婚 要注意剩餘財產差額分配

今年三月,芳怡順利產下一女,想為孩子去戶政機關報戶口,卻遍尋不著戶口名簿,問婆婆,婆婆說過年時先生拿走了,打電話給先生,先生才支支吾吾說,原來先生外遇,大陸的小三早在去年產下一子,他拿戶口名簿去報戶口了。 崩潰的芳怡約我碰面,滿腹委屈說,為了婆婆一句話,她把工作辭了,為他撐起公司,他去顧大陸分公司,她忙到沒日沒夜,婆婆還跟親友抱怨說她不孝,都不會回家做晚餐給公婆吃,先生大陸外遇生子,婆婆說因為是生男的,更應該讓孩子認祖歸宗,登記入戶口,她哭到斷腸,說她這些年為這個家做的,完全不值,她說她要提告離婚,因為她不想哪天死了,小三的小孩繼承她的遺產。 芳怡經過一些時日的心情沈澱,決心走出這段婚姻,找上在遠大徵信社從業的我,並提到「夫妻剩餘財產差額分配請求權」,詢問相關法令及計算方式。 與芳怡碰面後她繼續詢問:「夫妻剩餘財產差額分配請求權,對我有利嗎?」 我告知她,民法第1030-1條的「夫妻剩餘財產差額分配請求權」的認定是夫或妻現存之婚後財產(除了繼承或無償取得的財產及慰撫金外)扣除婚姻關係存續期間所有負債後,已剩餘財產之差額平均分配。 她關切地問:「他在大陸有置產及銀行有存款和投資,這些都會算進去嗎?」 我說:「原則上來說是的,大陸房產的部份,只要調查到所有地址,拍下外觀請估價師估出市價沒什麼問題,但銀行存款和投資的部份,除非請人調查或拿到他的存褶和投資對帳單,否則以目前兩岸司法互助確有事實上之困難。」 「所以,如果要申請夫妻剩餘財產差額分配,端看夫妻雙方在 婚後 新增多少財產而定!」 香港, 台灣, Taiwan, Detective, 大陸, 法律, 新加坡, 婚姻, 定位, 馬來西亞, 調查, 外遇, 徵信社, 私家偵探, 侵害配偶權, 蒐證, 夫妻剩餘財產分配

通姦罪釋憲除罪後 250萬是台南目前已知最高判賠金額

台南市美女醫師指控前夫醫師連劈2女,法官分別判處民事損害賠償250萬、100萬元。台南地區多名執業律師表示「250萬元是通姦除罪化後,聽過最高的金額。」不過,近期北院法官也主張在「配偶權」與「性自主權」兩者衝突下,應以《憲法》保障的「性自主決定權」優先,判原配求償敗訴。 通姦除罪後,受害配偶原本在《刑法》方面的權利被廢除掉了,民事法官對破壞婚姻的通姦行為,在實務上的確有調高精神慰撫金,而且是多數民眾能接受的。 精神慰撫金金額的考量,最高法院曾指出應考量雙方經濟狀況、身分地位、教育程度,侵權情節、精神痛苦程度等,但這些項目很難量化,而且判多、判少是審判獨立事項,司法院不能通令法官提高通姦案判賠金額,畢竟每個案情節不同,很難量化定出標準。 「250萬元是通姦除罪化後,台南地區最高的金額。」,販夫走卒身價低,賠償金額就不高,金額約是5到10萬元,但若是高收入者,金額約從20萬到100萬元,就像台南市衛生局前局長陳怡外遇案就被判賠50萬元。 大法官2020年5月宣告《刑法》通姦罪違憲後,多數外遇糾紛轉向走民事侵權求償途徑討公道,不過最近台北地院陸續出現2起判決,法官均認為「配偶權」不是《憲法》賦予人民的權利,但「性自主權」卻是《憲法》明文保障人民的權利。 北院法官認為,在「配偶權」與「性自主權」兩者衝突下,應以《憲法》保障的「性自主權」優先,因此判原配求償敗訴。2起判決雖出自同一名法官之手,但已在法界引起討論,甚至激起不少共鳴,換言之,外遇案受害一方未來能否透過民事求償途徑討回公道,目前還說不準。 「性自主權不應該逾越於配偶權之上,畢竟婚姻關係是雙方神聖的允諾,也是《憲法》保障的權益。」現代婦女基金會南區工作站主任說,會提告侵害配偶權的一方,大多是不甘心。任何人被欺騙、背叛,都是很難受的,法律不外乎人情,所以也會考慮「理」與「情」,法官審理案件時,多少會斟酌提告者遭欺騙、背叛的痛楚。 香港, 台灣, Taiwan, Detective, 大陸, 法律, 新加坡, 婚姻, 定位, 馬來西亞, 調查, 外遇, 徵信社, 私家偵探, 侵害配偶權, 蒐證, 私人偵探, 夫妻剩餘財產分配

有個人性自主權就能侵害他人配偶權嗎?

有位人夫發現妻子在回娘家一個禮拜後行為舉止變得有點怪異,開始會將手機上鎖來避免被他看到內容,他質問妻子後,妻子直接向他坦承外遇,還表示自己有跟小王到汽車旅館發生性行為,並且平常也都會互傳曖昧對話,對話內容不僅用暗示的方式來表示性行為,雙方更是會以愛你等言語來表示愛意,這讓人夫瞬間覺得綠光罩頂,決定對兩人提告求償。 先前曾有過法官認為個人都有著所謂的性自主權,不應該被隨意剝奪,因此判決外遇者並未侵害到另一半的配偶權,而上述的案例中,小王也以個人有言論自由以及所謂的性自主權來反駁,認為每個人都有傳送訊息的自由,不應該以傳送一兩句曖昧對話就認定是侵害配偶權的行為,並且憲法也保障每個人都有性自主權,都有權利去選擇自己發生性行為的對象,因此就算是與人妻發生性行為也並未侵害對方另一半的配偶權。 其實關於所謂的言論自由與性自主權的保障,的確都是憲法上保障每個人都應有的權利,然而在個人行使這些自由及權利的前提是不應該去任意影響,甚至是侵害他人的權利及自由,民法第148條就有提到,就算是要行使個人權利,也是要在不侵害公共利益或是他人權利之下,才能夠自由去行使,假如在明知對方已經有配偶的情況下,仍不顧對方配偶在婚姻中所擁有的婚姻權以及配偶權,就直接去破壞並侵害對方的權利,而這一切都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自由的話,就真的是非常不應該。 所謂的自由都是建立在不侵害到他人的前提之下,如果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性自主權或是行使自己認為的言論自由,而去侵害到他人行使權利,這樣的情況就不是憲法所保障的自由及權利了,因此像是小王與人妻這樣傳送曖昧訊息,基本上就是對於人夫配偶權的侵害,對於人夫會造成精神上的損害,並且對於其婚姻也會造成破壞,就算雙方沒有發生過性行為,光憑傳送曖昧對話這點就能夠構成所謂的侵害配偶權。 因此,大家一定要記得,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自由與權利,不應該只為了自己的權利與自由就去傷害到他人,因為其他人也都是有各自的自由權利的,任意去侵害他人,對他人造成傷害,就是最糟糕的行為,在這樣的情況下,憲法也無法給你合理的保障。黃靖芸律師 香港, 台灣, Taiwan, Detective, 大陸, 法律, 新加坡, 婚姻, 定位, 馬來西亞, 調查, 外遇, 徵信社, 私家偵探, 侵害配偶權, 蒐證, 私人偵探, 夫妻剩餘財產分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