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疑配偶外遇自行蒐證,竊聽、跟蹤小心方式觸法

通姦除罪化後,刑事警察難以介入,但若懷疑配偶外遇而偷看對方手機訊息、安裝GPS 追蹤器,這些動作雖有助於民事訴訟舉證,但在刑事部分恐違法,如因此遭對方反告,得不償失。

李姓男子結婚十多年,新婚時,小倆口感情深厚,生活甜蜜,但變成「老夫老妻」後,妻子見丈夫互動漸行漸遠,幾近陌生人,懷疑丈夫是不是外遇、有小三。

李妻多日觀察,發現丈夫與王姓女子過從甚密,多次談話曖昧。一日,妻子趁丈夫電腦Line 帳號未登出,截圖存取他和王女的對話;隔日凌晨,妻子又趁丈夫宿醉,在床上昏睡時,用手機翻拍他與王女的對話。

不僅如此,為了掌握丈夫的行蹤,妻子在未經同意下,偷偷將GPS 追蹤器安裝在丈夫平常上班的轎車上,當每次懷疑丈夫深夜未歸時,便打開GPS 追蹤器綁訂之APP 平台,經由GPS 追蹤器平台即時顯示衛星定位圖資。

李妻蒐證後,拿著丈夫與小三間的曖昧對話,還有丈夫多次出入汽車旅館等非公開活動證據,依侵害配偶權提出損害賠償訴訟。

李妻所做的動作,看似是為了維護配偶權益而蒐證,但這些行為卻反遭對方反告妨害秘密、無故取得他人之電磁紀錄罪。

實務上多認為,夫妻雙方有互負忠貞,在道德上、法律上有維護婚姻純潔的義務,但並不能無限上綱,要求配偶必須被迫接受對方全盤監控日常生活及社交活動的義務,不得以藉口懷疑或有調查配偶外遇的需求,任意竊聽、跟蹤。

在通姦除罪化後,外遇證據蒐集在無法透過刑事警察協助下,更顯得困難,原告無奈下想自立自強蒐集證據,一不小心就容易誤觸法網,建議還是委任專業的徵信社或Detective 調查蒐證。

民事訴訟中,考量外遇方的隱私權與被害人的訴訟權發生衝突時,兩者間應為一定程度調整,尚可容許一定程度的不貞蒐證權;但刑事訴訟中,法院觀點不同,配偶蒐證時不一定能主張不貞蒐證權,若因是侵害個人隱私權而取得的證據,告人不成反受其害。

中国, Taiwan, 大陸, 香港, 法律, 小三, 定位, 婚姻, GPS, 外遇, 徵信, 出軌, 徵信社, Detective, 侵害配偶權, Investigator

留言